阅读历史
换源:

【】(一 淫虐之恋)

作品:淫堕的天使|作者:雨夜带刀不带伞|分类:辣文肉文|更新:2019-09-19 11:33:51|下载:淫堕的天使TXT下载
  【淫堕的天使】

  作者:尚夏小e2016年05月19日字数:10355

  (一淫虐之恋)

  昏暗的地下室内,一名年轻的女孩被绑在破旧的铁床上。<欢迎观看第二书包网小说:shubao2s.org> <记住回家的路:www.shubao2s.org>她的衣服已经残破不堪,像是一堆布条,再也无法掩盖住那美艳的身体。女孩的身材玲珑有致,嫩白的皮肤,双乳傲然,修长的双腿纤细笔直,一簇黑亮的毛发,映衬着粉红的嫩穴,任谁看了都会淫欲大发,无法忍耐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。这样一个春光外泄的美女,身边却不是他的俊男男友,而是一个身材肥胖臃肿,目光猥亵的男生。男生望着眼前的娇躯喘着粗气,瑟瑟发抖。并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一种难以压抑的兴奋。而女孩命运的轨迹,也因这个男生悄然改变……

  李雪诺,南大的校花,温柔可人。不但是学校的天之骄女,还是众多学生心目中的女神。美貌与才华,温柔与善良汇聚一身。如此完美的女孩,能配得上她的,恐怕也只有南大第一的校草吴勇了。吴勇不但人长得帅气,还是物理系唯一获得保送研究生的学生。如此郎才女貌,早已成为南大的一段佳话。俩人还经常搭档,出现在学校的各种集体活动上,可谓是人尽皆知,光芒闪耀。

  望着台上的李雪诺,刘凡看得眼睛都直了。如此完美的女孩,任谁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。但是刘凡知道,自己的命运恐怕与眼前这位女神永远不会有任何交集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台上这对俊男美女,心中暗自羡慕。

  目送着心中的女神渐渐离去,刘凡不禁有些懊恼。凭什么别人能有帅气的皮囊,自己的身材却臃肿不堪?为什么吴勇就能与女神亲密无间,自己却只能在一边眼馋?自己的家庭条件虽然算不上有钱,但也算中等偏上,自己平时也十分大方,却没有一个女孩愿意接近自己。刘凡越发的嫉妒吴勇,什么时候自己也能站在女神的旁边,哪怕是能够与女神说上一句话,他都觉得死而无憾了。

  但刘凡知道,这都是自己的意淫的想法,恐怕永远不会实现。可偏偏上天却像是听到了他的祈祷,就在他漫无目的走到教学楼附近的时候,他的女神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。

  此时,李雪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完全没有注意脚下的台阶。一脚踏空,不小心摔坐在台阶上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一声娇柔的声音,听得刘凡心中一震!自己的机会来了!拖着自己肥胖的身体,他急急忙忙跑到李雪诺身边。

  「雪诺同学,没事吧?」

  刘凡伸出肥胖的手,拉住李雪诺纤细的胳膊。弯腰之间,恰好从李雪诺的领口,望见那深邃的沟壑,饱满的乳肉挤挤挨挨,白花花的,使他不禁咽了口口水。

  「没事的,谢……」李雪诺抬头,却看到一个丑陋的胖子,猥琐的眼神正望向自己丰满的胸口,不禁心生厌恶。她甩开刘凡的手,改口道:「不用你帮忙,我自己可以起来。」

  恰巧此时,吴勇赶到旁边。

  「雪诺,怎么了?伤到没有?」吴勇关切地询问道。

  「阿勇,没事的。就是摔了一跤。嘻嘻……」李雪诺调皮地撒娇道

  「小傻瓜,又在想什么?」

  「没有啦……对了,你有湿巾吗?」

  吴勇扶起李雪诺,亲密地相互依偎着离开,留下了愣在原地的刘凡。

  「有,给你。你再干嘛?」

  「刚才被那个家伙碰了一下,还被他死死盯着,恶心死了!」

  「是够恶心的,谁要我们家雪诺这么漂亮呢?那赶快回去洗个澡吧。」

  自己总算能有机会与女神亲密接触,就这样失之交臂,本就让刘凡十分郁闷,而李雪诺与吴勇的对话,更是让他怒火中烧。他死死地盯着李雪诺,之前的爱慕之情正一点一滴的化作仇恨的火焰。但是在李雪诺看来,却以为是贪恋自己容貌的目光。

  「看这个小胖子还在盯着你看呢。」吴勇笑道。

  「哎呀!别说了,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,好恶心……」

  俩人就这样旁若无人般的嬉闹着。

  而此时的李雪诺完全不知道,自己已经亲手将一个恶魔从牢笼中放出。这这一句话,恰好成为最终打开牢笼的一把钥匙。

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恶魔,但是受道德与良知的约束,他们被紧紧地锁在内心深处的阴暗角落。一旦恶魔被放出,造成的灾难也是难以估计的。

  刘凡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,不再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。他开始越来越频繁地跟踪着李雪诺,详详细细的将她每天的行踪记录下来,寻找着报复的机会。

  一个星期后,凭借着对李雪诺的了解,刘凡知道,他的机会来了。

  又是一个周末。

  傍晚时分,天色逐渐昏暗下来。李雪诺与吴勇相约,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公园内碰面。今天的李雪诺,白裙素裹,打扮的十分动人。澹澹的轻妆,更加衬托出了她的清纯与美丽。可今天吴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提前赶到,她并不知道,吴勇因为一些「意外」耽搁了时间。李雪诺只能呆呆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静静地等待着自己的王子早点到来。

  草丛中,一个肥胖的身影正在缓缓地向她移动,小心的靠上前去,一把勒住李雪诺的粉颈,将早已准备好的迷药手巾紧紧地捂在李雪诺精致的小脸上。李雪诺先是吃了一惊,接着便慌忙的挣扎起来。但无奈自己背靠长椅,这徒劳的挣扎只能使她血流加快,反而加速的迷药的效果。

  一分钟过后,李雪诺不再挣扎,像是睡过去了一般,倒在公园的长椅上。黑影这才靠上前去,将她架在肩膀,迅速地带到一个黑色轿车内。这个黑影,正是刘凡。

  望着李雪诺胸口白皙丰满的乳肉,刘凡咽下口水,伸出手,颤抖得盖在上面。手中立刻传来那温柔的触感,使他不禁赞叹:「好大,真软!」

  他觉得自己的下体像是觉醒一般,立刻坚硬如铁。将脸肆意地扎在李雪诺双乳之间,贪婪地享受着少女身上澹澹的幽香。可理智告诉他,这里并不合适,需要早点回到一个安全的地方,慢慢享受眼前的盛宴。

  刘凡强忍着内心的冲动,隔着衣服揉搓了一番饱满的胸部,便将李雪诺手机关机,把她方躺在后座之上,用迷药手巾重新盖在李雪诺红润的小脸上,防止她半路突然醒来。这才爬到驾驶座,将车驶离公园。

 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,刘凡将车开到了自家休闲度假的别墅。别墅是刘凡父母购买的,平时很少过来,只有夏日里才偶尔来到这里休闲避暑。别墅四周人迹罕至,是一个绝佳的藏匿地点。

  刘凡将车停在车库,费力地将李雪诺拖到地下室,将纤纤玉手绑在旧床之上,坐在一边喘着粗气。看着眼前的美女,他不禁颤抖起来。多少个日夜的朝思暮想,今天终于变为现实。他终于可以随心所欲,玩弄眼前的娇躯了!刘凡伸出手,探入李雪诺衣领之中,翻开碍事的胸罩,终于摸到了那早已梦寐以求的酥胸。

  「妈的!原来这奶子这么大!真是便宜吴勇那王八蛋了!不过今天老子也能爽爽了!」此时的刘凡显得有些疯狂,自言自语着。

  手心传来的柔软触感,使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。他跳上床去,撕扯着李雪诺精心挑选的白裙。

  「嘶啦!」

  白裙在暴力的撕扯下,变成了一条条的布条,诱人的身体立刻展露在刘凡的眼前。

  「哎呀!我操,还没看美女裙底呢!怎么就撕坏了!反正也坏了,雪诺宝贝,你不介意给我看看了吧?是不是早就被吴勇那个王八蛋给操黑了?」

  刘凡依旧神经病一般的自语着,将手伸进李雪诺的内裤之中。

  「啊!雪诺宝贝,原来你阴毛都这么软滑,毛这么多,平时一定很骚吧?怎么脸红了?是不是害羞啊?平时你让吴勇操的时候也这么害羞吗?哈哈哈!」

  说完,双手用力撕开,那粉色的棉质内裤,瞬间便成了一张破布,随着刘凡的手,飘落到一旁。没有了内裤的阻碍,李雪诺粉嫩嫩的小穴立刻暴露在刘凡的眼前。

  「嘶&amp;mdash;&amp;mdash;!」

  看着眼见的美穴,刘凡不由得深吸一口气。李雪诺的阴毛并不浓密,也不稀疏,恰到好处地点缀着哪粉莹莹的嫩穴。粉色的阴唇就像一个花瓣一样,微微合在一起。

  刘凡慢慢的靠近嫩穴,仔细地地闻着。澹澹的清香溷合着若有若无的尿骚味飘入鼻腔,像是刺激着他的雄性激素一般,下体肿胀难忍。刘凡掏出肉棒,想要探入那温暖的小洞之中。他扒开穴肉,刚要插入,却发觉一张纤白的处女膜挡住了肉棒的去路。

  「我操!」刘凡忍不住惊叫道。

  原以为李雪诺早就和吴勇有过床笫之欢,却没想到原来女神居然还在守身如玉!不禁心中暗想:眼前的美女还是处女之身,自己怎么能在她昏睡之时做出这种事情呢?

  他强忍住插入的冲动,将鸡巴在肉穴上轻蹭了几下,便转身上楼。过了一会又返回地下室,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李雪诺苏醒过来。

  许久后,李雪诺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,想要起身,却发现自己居然被人绑在了破旧的床上!这使得她迅速清醒了过来。望着自己残破的衣服和裸露的下身,旁边还有一个猥琐的胖子死死盯着自己的身子,使得李雪诺羞愤不已,大声哭喊道:「臭流氓!你!你对我做了什么!来人啊&amp;mdash;&amp;mdash;!救命啊&amp;mdash;&amp;mdash;!有人强奸了!」

  刘凡就那样色眯眯的看着李雪诺,并没有上前阻止。只是低声说道:「这里荒郊野地的,你随便叫吧。不过别太用力,叫坏了嗓子我会心疼的。嘿嘿嘿」

  「你!臭流氓!你对我做了什么!等我出去,我一定要去报警!你是个溷蛋!」看着眼前这个胖子不紧不慢的样子,李雪诺便知道,就算自己怎样叫喊,也不会有人来帮助自己了。

  「别说的那么难听,我还什么都没做呢。真没想到雪诺同学居然还是个处女啊!我怎么舍得在你昏迷的时候做出那种事情呢!」

  「你?你没有做……做那种事情?」李雪诺停止哭泣,红着眼睛问道。

  「我怎么会在你昏迷的时候做出那种事情!」刘凡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  「你……你也看了我的身子了……那你……那你放了我好不好?我……我就当没发生这件事情……好吗?」李雪诺天真地问道。

  「那怎么行啊。雪诺同学不是刚才还说要出去报警吗?我可不敢放。」刘凡摇着肥胖的脑袋说道。

  「那你要怎样啊?」李雪诺着急道。

  「怎样啊?当然是享受你的处女穴,让你记住第一个给你开苞的男人咯!嘿嘿嘿。」

  刘凡说着,手里拿起润滑液,倒在李雪诺那精美的嫩穴上。这瓶润滑液是刘凡给藏在这里的硅胶娃娃使用的,没想到今天居然用在了美女身上。

  「啊,不要!臭流氓!放开我!放开我!你个禽兽!不要!」李雪诺拼命地叫喊挣扎着,更加刺激了刘凡的欲火。

  刘凡一边倒着润滑液,一边用手均匀地涂抹在柔软美丽的嫩穴上。粉嫩的小穴被润滑液涂抹的亮晶晶水嫩嫩的,像是早已准备好供人使用一般。

  「雪诺,你看你!居然这么淫荡,流出这么多下流的液体。」刘凡抚摸着嫩穴,还不忘羞辱一下李雪诺。

  「不是!不是!」李雪诺拼命的摇着头。

  「做为破处前的留念,拍张照吧!让大家看看心目中的女神多么下流,居然流出这么多淫水。」说完,拿起手机,将李雪诺那美丽的处女嫩穴连同李雪诺挣扎的表情,全部映入手机之中。

  做完这一切,刘凡将手机丢到一边,将自己拖了个精光。肥胖的身体靠在李雪诺身上,显得格外刺眼。

  和一般胖人不同,刘凡的鸡巴十分粗大。看到如此巨大的东西将要插进自己的身体,李雪诺吓得浑身发抖,拼命的哀求着刘凡。

  刘凡完全不以为然,将胸罩推到李雪诺的份颈,揉搓着丰满的奶子和那粉色的乳头。柔软的乳肉在粗暴的揉搓下变换着形状,使的李雪诺疼痛不已,俏眉紧锁。

  「雪诺,我受不了了!」刘凡大叫一声,沾着李雪诺嫩穴上的润滑液,均匀地涂抹在自己丑陋的鸡巴上,一手抓着李雪诺丰满的奶子,一手扶着鸡巴,对着那朝思暮想的肉洞,恨恨地插了进去。

  「啊&amp;mdash;&amp;mdash;!」

  随着刘凡的插入,李雪诺感到下体撕裂般的疼痛。

  因为有了润滑液的帮助,巨大的肉棒毫无阻力便滑入那紧致的嫩穴之中,一直顶在子宫口上。顶部的马眼和子宫口像是亲吻一样,紧紧对在一起。

  同样身为处男的刘凡,也未体会过这种紧致包裹的滋味,刚刚插入,便精关一松,射了出来。

  李雪诺忍受着巨大的疼痛,突然觉得小腹一热。即便未经人事的她,也明白此刻发生了什么,不由得痛哭起来。

  「你这个溷蛋!你已经做了这样的事情,为什么还要射在里面!」

  欲望得到了发泄,这使得刘凡或多或少都清醒了一些,那色欲冲昏的头脑也逐渐反应过来。望着自己喜欢的女孩,不禁有些支支吾吾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太舒服了,所以……没忍住……」

  看着痛哭的李雪诺,刘凡不禁心生怜悯,安慰道:「雪诺宝贝,别哭了,以后我会对你好的!」

  「滚!你个人渣,败类!等我出去一定要告你,你就等着在监狱里过一辈子吧!」李雪诺看到刘凡的模样便怒不可遏,完全顾不上下体的痛苦,只想发泄心中的怨恨。

  「我真的很喜欢你!我保证以后会对好,给你幸福……」

  「我就算跟一头猪,也不会跟你这种人!你连猪都不如!就是个死胖子!丑八怪,难怪没有女孩喜欢,我看到你觉得恶心!」

  压抑的恶魔再次抬头,刘凡眼中显出一道凶光。

  「你个臭婊子,老子对你一往情深,你居然如此对我!」

  「被你这种败类喜欢,真是我的耻辱!」李雪诺已经完全被愤怒冲昏头脑,完全不计后果的羞辱着刘凡。「等我出去,一定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这个禽兽的所作所为!配上你这丑八怪的样子,这辈子也别想再有女人喜欢你!」

  「好啊!那你就当我一辈子的泄欲工具吧!老子也不娶老婆了,想操女人就来玩你!」

  说完,双手紧紧捏住李雪诺丰满的双乳,将还未瘫软的鸡巴重新抽动起来。

  「啊&amp;mdash;&amp;mdash;!疼……疼……」李雪诺双目紧闭,巨大的疼痛使她忍不住叫喊出来。

  处女之身才刚破,完全无法适应性爱剧烈的抽动。更何况刘凡那巨大的鸡巴异于常人,就像一个钻头一样,深深地插入刚刚破处的嫩穴之中。

  「啊!好爽!……太舒服了!……原来操……操屄这么舒服!……雪诺……你的小屄实在太紧了!」

  刘凡却完全不顾李雪诺的感受,紧致的嫩穴包裹着刘凡巨大的鸡巴,给他带来极大的快感。刘凡发现,他插得越深,抽出来的越多,快感便越强烈。他粗暴的分开李雪诺修长的双腿,将自己200多斤的身体死死压在李雪诺的娇躯之上。享受着李雪诺丰盈的双乳与自己胸口的触感,刘凡将手伸进李雪诺腰间,环抱着盈盈细腰,鸡巴终于可以彻底探入那蜜穴之中。

  他感觉自己的鸡巴像是进入了一个肉环内,随着抽动,一下一下撸动着龟头,就像有一只灵巧的小手,紧紧套弄着他的鸡巴。

  「啊……雪诺……雪诺……你的屄太舒服了……你的屄太舒服了……」

  刘凡被这巨大的快感刺激的发狂,将头埋在李雪诺脖间,闻着少女身上的幽香,奋力的抽动着鸡巴。

  「你……快……起……哈……我……喘……不过……气……」

  在他身下的李雪诺,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压在下面,无法呼吸,不要说一句完整的话,就连一个字都几乎很难说出来。

  窒息感越来越强烈,李雪诺感觉下体的疼痛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确是另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感觉,窒息给她带来了从未体会过的性爱快感。下面的肉棒插得越深,这样的感觉越强烈。每当肉棒抽出的时候,便是难以忍受的空虚之感。

  她不自觉地收紧阴道,想要将肉棒留在身体之中,可是不论她怎么努力,下身的肉棒总会抽出去。但为了回报她的努力,肉棒每一次会更加勐烈地插入进来,给他带来新一波满足的快感。这快感越聚越多,汇聚在下体,最后像是一道酥麻的电流,顺着嵴柱传遍全身。身体想是漂浮在空中一样,说不出的惬意。她觉得自己的阴道像是喷出了什么液体,宣泄的快感使她几乎昏了过去。而那根巨大的肉棒,像是回应她一样,最后一次深深地插入后,将那滚烫的液体喷射进自己的小腹中。

  刘凡忘我地抽动着鸡巴,李雪诺的嫩穴就像是一个会吮吸的小嘴,每当他抽出鸡巴的时候,肉穴那强大的吮吸力就会将他重新带入肉洞的深处。使他一次又一次的深入其中不能自拔。终于,肉穴深处喷出一股滚烫的液体,使他再也无法忍受,鸡巴跳动着,将所有精液存货,深深地灌入那刚刚开发的子宫深处,鸡巴像是爆裂的水管,将那稚嫩的子宫灌得满满。

  此时刘凡觉得疲惫不堪,翻躺在李雪诺身边,使得李雪诺终于可以顺畅的自由呼吸。

  逐渐清醒过来的李雪诺,感受到了临近死亡的恐惧,不由得对身边的刘凡惊恐万分。而想到刚才为了那羞人的快感,居然主动迎合刘凡的奸淫,使得她此时羞愧无比。更加让她难以接受的,是刚才那酥麻的快感,使她居然有了想要再被刘凡奸淫一次的冲动。

  自己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被人奸淫还会有如此快感?难道自己真的那么下贱不堪?天生就是一个淫娃荡妇?李雪诺不禁在心里暗自责备道。

  刘凡像一头猪一样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。刚才操的太爽,巨大的运动量险些使得自己休克过去。若李雪诺稍微软弱一些,将她养在这里供自己淫玩也不错。只可惜,眼前的美女不肯就范,为了保守秘密,也只能狠心将她除掉。

  刘凡休息片刻,翻身下床,揉搓着李雪诺柔软的奶子,低声说道:「雪诺,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。但是,为了你我做出了不可挽回的事情。所以想要保住秘密,只有将你除掉,你不要怪我。」

  李雪诺听完心如死灰,拼命地摇着头。「别杀我,求你!别杀我……」

  刘凡温柔的拍了拍李雪诺的小脸,低语道:「不用怕,现在还不会杀你,等我爽够了再送你『离开』也不迟。」

  说完,拖着疲惫不堪的臃肿身躯,慢慢走向楼上,只留下李雪诺独自痛苦的哀嚎。

  「求求你……别杀我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」

  李雪诺想到自己美丽的生命将要在这里陨落,不由得胆战心惊。她孤身一人,深处这漆黑的地下室,更使得她犹如惊弓之鸟,一个微小的声音都会吓得她心惊肉跳,冷汗连连。现在虽是夏天,但幽暗的地下室却阴冷无比。李雪诺浑身冰冷,冻得发抖。小穴中缓缓流出的液体,更使得下体冰冷难耐,痛苦不堪。

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地下室大门突然打开,刘凡抖动着一身肥肉,出现在李雪诺的视野中。李雪诺心惊胆战地望着他,瑟瑟发抖,生怕他一个激动,就将自己彻底的终结在这昏暗的地下室之中。好在他只是粗暴的将自己肿胀的鸡巴,插入那还未干涸的肉洞之中,趴在李雪诺光洁的身子上,抽动起来。

  肥胖温暖的身体,驱散了李雪诺身上冰冷刺骨的寒意,让她感到阵阵温暖。羞耻的快感逐渐从下体袭来,使她不禁轻声淫叫起来。

  「哼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  听着美女轻声的淫叫,像是催情的媚药,使得刘凡更加难以忍耐。卖力地一下一下抽动着巨大的肉棒,深深插入那逐渐泥泞不堪的嫩穴之中。

  「哼……好痒……恩……」

  此时的李雪诺,小脸微红,媚眼迷离,轻咬着下唇,完全沉溺在下体抽插的快感之中。望着眼前美女那淫媚的样子,使的刘凡体会到了巨大的征服快感。他感觉到,就算是没用润滑剂,小穴依旧湿润不堪,顺滑无比。

  一阵低沉的吼声,刘凡开始加速抽动起来。随着他的动作,李雪诺的呼吸也逐渐急促起来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好痒……哼……好痒……」

  李雪诺情不自禁的淫叫声,强烈的刺激了刘凡的神经。巨大的鸡巴撞开子宫口的舒服,将精液全数射进少女温暖的子宫内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就在刘凡射精的同时,李雪诺颤抖着身子,迎来了又一次的高潮。

  这次李雪诺的配合,使得刘凡不禁心满意足。想着李雪诺已经一宿没吃东西了,便晃着身子,光着屁股,走到楼上,将自己已经烤制好的羊排拿了下来。

  刚刚得到满足的李雪诺,望着那胖胖的身影渐渐远去,不由得感觉阵阵空虚。可当刘凡再次返回的时候,看着他手中明晃晃的尖刀,李雪诺不禁吓得魂飞魄散。

  「别……别杀我……别杀我……」李雪诺低声哀求着,橙黄的尿液伴随着小穴流出的白浊液体,将床垫弄得污秽不堪。

  这样的景象刘凡那还有食欲,不由得眉头紧皱。他这个样子,使得本就惊慌不已的李雪诺,吓得小脸刷白。

  刘凡将羊排放在一边,提着刀走到李雪诺旁边,将绳子接下,放开了李雪诺。拽着她那被绳子勒红的胳膊,走到一边,拧开一瓶矿泉水,让李雪诺噘着翘臀,冲洗着下身的污秽。李雪诺浑身依旧抖个不停,不知道是冰水的刺激,还是心中的恐惧。

  冲洗干净以后,将她拽到破旧的沙发上割下一片烤羊排,喂到李雪诺嘴边。

  平时极其厌恶油腻食品的李雪诺,发觉烤羊排居然是那么的美味。芬香的香味流入鼻腔,使她不禁口水直流,一口吞下嘴边的烤肉,狼吞虎咽般的咽了下去。她完全放弃了抵抗的想法,丝毫不会怀疑自己稍微一个动作,眼前的尖刀就会刺入自己雪白的胸部,永远的让她沉睡在这地下室之中。甚至,她开始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其实很是温柔善良,只是表达的方法太过粗暴而已。而且在抬头望向他的时候,心中居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心动之感。

  「你……你能抱抱我吗?我有点冷……」李雪诺红着小脸,细若蚊声地说道。

  刘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女神居然彻底被自己征服,主动投怀送抱!刘凡傻笑着,将李雪诺揽在怀里。李雪诺则温柔的靠在刘凡胸口,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般。刘凡搂着那纤纤细腰,将手盖在那丰盈的奶子上,揉搓着粉嫩的乳头。而李雪诺则觉得浑身一软,险些栽倒,伸手抓去,却抓到了刘凡的巨根之上。

  李雪诺羞得急忙将手松开,挣扎片刻,却又重新握住,轻轻撸动起来。

  刘凡揉搓着乳肉,享受着李雪诺温柔的小手,鸡巴不由的重新精神起来。他想要翻身推倒李雪诺,李雪诺却娇声道:「别……等一会好吗……我好饿……」

  「行!把你喂饱以后,可要好好伺候我,明白吗?」

  「嗯!」李雪诺轻声答应,小手摸着刘凡的大脑袋,在他的脸上轻啄一口,将头羞答答地靠在刘凡那肥肉横堆的肩膀上。

  就这样,刘凡一边把玩着李雪诺的乳头,一边用刀切下羊排的烤肉喂给李雪诺吃。将李雪诺喂饱的时候,刘凡的大腿早已被李雪诺泛滥的淫水弄得到处都是。

  刘凡将李雪诺抱在胸前,扶正鸡巴抵在李雪诺肉洞的洞口。

  「胖哥哥,能……能别再这里吗?我,我害怕这里……」

  「哈哈,小骚货事儿还挺多。」刘凡笑着,将鸡巴插入李雪诺湿滑的阴道,就这样抱着李雪诺,便走便插地走出了地下室,来到了自己的卧房。

  随着肉穴内鸡巴的抽动,李雪诺终于离开了那阴暗恐怖的地下室,在她的心里逐渐感到,只有肉棒插在自己身体的时候,她才是安全的。

  刘凡将鸡巴拔出,将她放在床上。随着肉棒的抽出,李雪诺居然感到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的空虚。

  「胖……胖哥哥求求你……再放一会,好吗?」李雪诺低着头,面若红霞,心脏狂跳。她自己都不敢相信,居然会恳求眼见这个人将那丑陋的鸡巴插入自己纯洁的身体中。但这点女孩子的矜持与高傲,早就被那无尽的折磨撕扯的荡然无存了。她只知道,她的生死完全取决于眼前这个人的一个念头。只要眼前这个人开心,她便可以活下去。为了让他对自己身体感兴趣,李雪诺不由自主地做出了自己平常绝对不可能去做的事情。

  她跪在刘凡腿间,用自己丰满的双乳紧紧贴着刘凡丑陋的鸡巴,仰头仰望这刘凡,低声求到:「胖哥哥,求你,再放进来一会好吗?」

  见到昔日的女神完全拜倒在自己的胯下,还用这种淫荡的方式祈求自己,刘凡满足感几乎爆棚。但那屈辱的话语,一直响彻在他的脑海,他不禁也要侮辱一下眼前的女神。

  「雪诺同学,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啊?」刘凡故意用那戏谑的口气说道。

  「啊……就……就是把这个,放进去……」李雪诺红着脸,这样羞耻的话对她来太难了。这几句已经是她所能承受的极限。

  「我完全不明白你的意思呢。」

  刘雪诺见他的神色逐渐阴冷,越发的着急。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自尊,挺动自己的双乳搓动着刘凡那巨大的鸡巴,不惜用这种淫荡的方式取悦眼前的人。

  「雪诺同学,你这是做什么呀?」刘凡假装不明所以。

  李雪诺急的眼圈通红,不住的哀求:「胖哥哥,用……用这个大家伙,插在雪诺下面吧!求你了!」

  「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啊!」刘凡知道,女神的矜持与自尊,已经完全被他踩在脚底,跺的稀碎。

  「用……用胖哥哥的大……大鸡巴……」李雪诺觉得羞臊之极,头都要埋到自己的胸口了。

  可刘凡却有些不耐烦。「快点快点,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?」

  李雪诺涨红了小脸,低语道:「求胖哥哥,把大鸡巴插进雪诺身体里……呆一会好吗?」

  「这不插你俩奶子中间了吗,不就是身体里了。」刘凡淫笑道。

  「不是这里,是……是下面!」李雪诺急道。

  「下面?下面是哪里?」刘凡捏着李雪诺精致的下巴问道。

  「雪诺的……小穴……」

  「他妈什么小穴,就是他妈一个骚屄!」刘凡戏虐到。

  「是……是骚屄……求胖哥哥,将大鸡巴插到雪诺的小骚逼里面好吗?」李雪诺精神完全崩溃,下贱的说道。

  刘凡心满意足,坐在床边,挺着巨大的鸡巴说道:「自己愿意自己动!」

  李雪诺急忙爬起来,抬腿跨坐在刘凡身上,小手扶着巨大的肉棒,对准自己的淫穴,坐了下去。

  「哼……好大……好美……」

  那久违的充实感再次填满全身,只要被这个东西插着,李雪诺便会感到说不出的安全。

  看着李雪诺那心满意足的样子,刘凡忍不住想要再羞弄她一番。

  「小骚货,你不是说我是人渣,是猪吗?不是说要出去告我吗?不是说跟一头猪也不跟我吗?怎么现在这么下贱的求我操你了?」

  听到这话,李雪诺心中一惊,急忙赔礼道:「胖哥哥,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,当时……当时我太生气了。对不起……」

  「哼!」刘凡抽出插在李雪诺嫩穴中的鸡巴。「你生气?我他妈现在还生气呢!」

  鸡巴被抽出的瞬间,那阴冷的感觉再次笼罩着李雪诺的全身。「胖哥哥,别生气……是我错了……胖哥哥!求你了,把大鸡巴插进雪诺的小骚逼里面吧……别生气了,以后你说什么雪诺都听你的,好吗?」

  听着李雪诺淫荡的哀求,刘凡终于心满意足。重新将鸡巴插入那温暖的肉穴之中,抽动起来。

  「别……先别动好吗?雪诺想就这样插进去待会。」李雪诺搂着刘凡的脖子说道。

  「为什么?」刘凡不解地问道。

  「那个……我好像很喜欢大鸡巴插在身体里的感觉,想要这样陪胖哥哥待会。」李雪诺害羞地说道。

  刘凡停止了抽动,感受着鸡巴被穴肉包裹着的舒适之感。「小骚货,真他妈骚。也行,这样待着也挺舒服。」

  「胖哥哥你真好!」刘雪诺说完,高兴地亲吻着刘凡肥胖的脸颊。

  「没碰你你倒是骂个不停,操你反到说我好,真是个贱货。」刘凡抚摸着李雪诺光洁的翘臀,轻轻耸动着。

  「胖哥哥别笑雪诺了,以后雪诺乖乖给胖哥哥操。好不好?」李雪诺靠在刘凡的怀里,温柔地说道。「对了,胖哥哥,你叫什么名字啊?」

  「刘凡!平凡的凡,记住了!」

  「恩!雪诺记住了!老公!」李雪诺甜甜地答道。

  「谁是你老公!」刘凡不悦道。「你就是我的一个母狗!记住了吗?」

  「唔……记住了……」

  望着李雪诺嘟着的小嘴,刘凡兴冲冲地揉搓着雪白的奶子,鸡巴忍不住轻轻抽动着。「操,你奶子真大,天生就是被人操的料。」

  没想到这轻微的抽动,都给李雪诺带来了巨大的快感。很快便迷失在这潮水般的快感中,迎合着刘凡说道:「哼……雪诺,雪诺本来生下来就是给胖哥哥操的,不然……就白长了两个大奶子了……胖哥哥喜欢雪诺身体的话,以后经常把大鸡巴……插在雪诺小骚穴里,好吗?」

  淫荡的话语使刘凡极度兴奋,急匆匆得亲向李雪诺那柔滑的小嘴。李雪诺也不反感,主动张开小嘴,将那丁香嫩舌探入刘凡嘴里。刘凡吮吸着李雪诺那甘甜的口水,紧紧搂住纤细的腰肢,将鸡巴深深插了进去。鸡巴与肉穴之间,传来了淫水的咕叽声,淫靡无比。

  「嗯……胖哥哥……大鸡巴插紧雪诺的子宫里了……哼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  想到此前还是处女之身的李雪诺,已经彻底沦为自己的性玩物,刘凡不禁得意起来。突然想到李雪诺的男友吴勇,便问道:「小骚货,你和吴勇都做过什么?」

  「啊?……」李雪诺不由的一惊。

  好像还没完,是不是?大家待续吧。嘿嘿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