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(一)

作品:潜来的艳福|作者:雨夜带刀不带伞|分类:辣文肉文|更新:2019-09-19 11:34:04|下载:潜来的艳福TXT下载
  更~多'精-彩'小 说'尽#在'w'w'w.0'1'B'z.n'E't第`一'版`主'小 说'站

  【潜来的艳福】一

  作者:吴花残照2016/5/23字数:12743

  「周书记,有个叫舒兰的女士找你,要见吗?」

  「舒兰?」我一下没想起是谁。<欢迎观看第二书包网小说:shubao2s.org> <记住回家的路:www.shubao2s.org>秘书小张补充说道:「她说是你以前的部下,财政局的。」

  我想起来了,我以前在财政局当局长时,舒兰是财政局办公室的职员,挺漂亮的一个女人。那时她刚生过小孩,皮肤很白,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胸和屁股都很大,很性感。

  好久没见到这个漂亮女人了,现在我倒是很想见她的。

  「叫她进来吧。」

  小张点点头,出去了一会,就传来高跟鞋阔阔的声音,舒兰出现在门前。舒兰的出现,令我的眼前一亮,她比以前更成熟,更漂亮!一头曲卷的秀发披在肩后,眉毛很黑有点粗,大眼睛里清澈发亮,我觉得她最好看的地方是她的鼻翼,有些骨感地向两旁舒张。她的嘴唇应该涂过粉红色的口红,显得光滑而油亮。她比以前胖了一点,或者说丰盈了一点,有着熟女独有的丰韵和魅力。她一直是个比较时尚的女性,今天她穿着一套米黄色的外衣,是那种很短的外搭,里面是乳白色的圆口宽松的内衣,粉颈上戴一条很细的金色项链,把个宝石坠子贴在乳沟的开始处。米黄色的长裤跟外搭应该是一套的,很顺滑,尤其是小腹显得平整圆滑,让人联想到她的私处。她的乳房还是那样大,胸脯向前有点夸张地突出,身子便显得更为挺拔。

  我想起以前在组织机关搞卫生的时候,偷窥过她的乳房,也偷窥过她的裙下风光,若说梦中情人她应该算是一个,我在跟妻子做爱的时候,有时候也把妻子想象成她,于是更添了一些威力,也有几回在梦里梦见跟她调情、做爱……

  舒兰的眼睛带着甜甜的微笑,浑身散发出知性女性的气质。

  「周书记,是我。」

  舒兰甜美的声音把我从遐想中拉回到现实中。我立刻漾起微笑,起身把她请坐到沙发上,给她倒上一杯茶。

  「小舒找我有什么事呀?」我坐到舒兰的身边,立刻闻到了舒兰身上散发出来的馨香的女人气味,微微有些陶醉。

  舒兰并着两腿,两手握在一起放在两腿之间,这是一个很淑女的动作。

  她向我这边微微测过身来,跟我讲述了她想请我帮助解决的事情:她老公中午因为酒驾被交警抓了。

  「这可很严重啊,会被拘留,甚至会被开除公职。」

  「是啊,我担心死了,因为喝点酒被开除公职,太不值了!」

  这个忙,凭我一个区委副书记的身份,还是可以帮得到的,忽然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看能不能借机潜规则一下眼前的这个漂亮女人。

  我今年四十岁,仕途很顺利,因为我的岳父是市委副书记,所以我一路得到提拔。我的妻子并不漂亮,我跟她其实没有什么爱情,说实话,大学里我虽然很优秀,人也帅,当过学生会主席,但毕业后对自己的前途却十分迷茫,工作很不好找。妻子跟我在同一所大学,比我小两届,因为我们是同乡,放假的时候同坐一列火车,就认识了。她很崇拜我,也很爱我,后来她的父亲凭借手中的权利,我被考上组织部的公务员,并且在三十二岁的时候,当上了财政局的局长。舒兰那时在办公室工作,小孩不到一岁,今年她应该32岁的样子。

  走入仕途的我,其实一直是非常洁身自好的,不是我没有欲念,而是不敢。直到当了区委副书记,才上了几个漂亮的女人,因为这些漂亮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,看到投怀送抱的漂亮女人神仙也坚守不住,被我上过的有人妻,也有未婚女子。但我从来没有主动潜规则过,舒兰,可以说是我的第一个想要主动潜规则的女人。

  看着舒兰高耸的胸部,我无可抑制地有一种想要伸手去摸的冲动,但是也仅仅是冲动,不是行动。

  「这个事我会尽量帮忙,不过现在还不好说,我先了解一下情况,看能不能帮得上。」我没有把话说死,是想要舒兰有所表现。

  舒兰倒有些急了,有些失态地抓住我的手,显露出可怜的样子:「周书记,请你一定帮忙,你知道我,我这人上面没有什么关系,认得的领导就只有你,你要是不帮忙,老公被开除的话,以后的日子我可怎么过?」说着,舒兰从手袋里拿出一扎钱放到我跟前,眼里流出乞求的目光,「周书记,请你帮帮我。」

  我严厉地说道:「干什么呢,你这不是要我犯错误吗?」我把钱塞进舒兰的包里,「你要是给我送钱,你就别想我帮忙了。」

  舒兰再次拉住我的手:「我知道你是个好书记,我这也是情非得已,走投无路,那以后我再感谢你,好不好。」

  舒兰的话,有点像撒娇,我的骨头都有融化了。

  「这样吧,如果你一定要感谢我,你帮我一个忙。」

  舒兰仿佛看到了希望,眼里复燃起亮光:「你说,要我帮什么忙,我只怕我没用,帮不上。」

  我借机摸着她的手,她的手很细嫩,肉肉的,软若无骨。

  「还记得我在财政局当局长的时候吗,我那时组织大家搞卫生,你提水冲沟的时候,你猜我看到了什么?」

  舒兰大约猜到了什么,有些吃惊地摇了摇头。

  「我从你的领口里,看见了你的乳房,还有,你蹲着拔草的时候,我从你的短裙里,看见了你穿的内裤,白色的。」

  舒兰的脸刷的就红了,也许她觉得我原来是个流氓吧,但要想潜规则她,我也顾不得之前斯文的形象了。

  「那是我看到的最美风光,可惜我不敢看太久,你也没让我看太久,我那时就一直想看你的。」我看了看满脸通红的舒兰,「我想重温一下当时的情景,你能帮我这个忙吗?」

  舒兰低下了头,心里矛盾了一会,说:「那你想要我怎么帮你?」

  「你到前面来,装作擦桌子的样子。」

  舒兰似乎不太情愿,又不能不做的样子。她慢慢地走到我的前面,俯下身,用手在茶几上划拉着。她的圆领下垂着,圆领里露出的雪白的乳房,随着她的划拉动作而轻轻地晃动。

  「奶子真的好大呀,又白又大。」我心里赞美着,死死地盯着她的大奶,由于有乳罩包着,没有看见乳头,但仅看见那深深的乳沟,就是天下最美的风景了。

  我大大的吞咽了一口口水,舒兰抬起头来,问道:「可以了吗?」

  我点点头:「好,现在你到那里蹲在地上,装作拔草的样子。」

  舒兰在我指定的一处宽敞的地方蹲了下来,用手装出拔草的样子。我俯下身去,看她的阴户,由于她是穿着裤子,当然看不到她的内裤,但是能看到下面鼓鼓的一团,那是舒兰女性性器官生着的地方。我心想:舒兰的阴唇一定很有肉。

  「把腿尽可能地打开。」舒兰在我的指令下,把腿打开到最大的限度。她一直低着头,不敢看我。

  我看着她的两腿之间,想象着她肥屄的模样。然后我伸出手,去摸她的肥屄之处。

  我的手刚一接触到她的肥屄,舒兰条件反射似的一把抓住我的手,然后站了起来。

  我有些不爽,这摆明是摸不下去了,于是我站起来背对着她,「你先回去吧,等我的消息。」

  然而并没听到舒兰离去的声音,我知道舒兰还不肯走。

  半晌,舒兰在我的背后,轻轻地问道:「你生气啦?」

  我望着窗外的天空,说:「没生气,你先回去吧。」

  忽然我感到舒兰贴了上来,我能感觉到两团又温又软的东西,贴得我背上舒服极了。

  「你摸吧。」舒兰贴着我的耳朵,轻声说道。

  我觉得这是我生气的补偿,但我并不急着摸她,既然她都这样说了,要摸她就已不是难事。我没有动,继续装生气。

  舒兰从后面伸出手,拉着我的手往后摸,把我的手按在她的小腹下。

  舒兰的小腹温暖而柔软,我的手滑下去一点,就捂住了她的私处。她的阴唇果然很厚实,富有弹性。我用力地抓了几把,虽然是隔着裤子,也依然十分享受这种感觉。

  舒兰在我抓的时候,呻吟了一下。我想再抓几下,就把手伸进她的裤里,看她是不是出水了。正在这时,我的秘书又来敲门。

  听到敲门声,舒兰一下就溜到沙发上坐好,端起茶在嘴边喝着。我心里说,这舒兰倒是够机灵的。

  我叫秘书进来。秘书告诉我,严书记让我过去开常委会。严书记是区委书记,党委一把手。

  「好,知道了,我马上去。」

  秘书退了出去,并把门关上。我走到舒兰跟前,对她说:「我现在要去开会,晚上我再好好的摸你,你等我电话。」

  舒兰也站了起来,低着头「嗯」了一声。

  然后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,舒兰就要出去,我一把把舒兰抱过来,亲了一下她的嘴唇,舒兰似乎不愿意跟我亲嘴,偏过头,我也没有强求,用手在她的乳房上摸了几下,感觉到乳房的硕大和柔软。我对她说:「你先回去。」

  舒兰拿起手袋,走了出去。

  舒兰似乎是答应了我的潜规则,这显然不是摸一摸那么简单,晚上我会和她开一个房间,好好地看看她赤裸的样子,摸够她的乳房、屁股和阴户,然后把硬硬的鸡巴送入她的阴道,美美地操她。

  因为有这样美美的事情在等着我,开常委会的时候,我都有些心猿意马,想着怎么操舒兰,鸡巴都硬得不行。

  开完常委会,我给公安局鲁局长打了个电话,让他过问一下,如果不怎么严重,就算了。鲁局长说,你书记开口了,我一定给你办妥,晚上就放他回去。我说,关他一天,给他个教训,免得以后还要酒驾。鲁局长说,好,就听你的。

  晚上吃过饭,我洗了个澡,跟妻子说,晚上常委们要开会,我会晚点回来。妻子知道我们工作的性质,一般不问工作上的事情。跟妻子请过假之后,我就溜到办公室给舒兰打电话,说他老公的事我已经打过招呼了,明天就可以放出来,并且不给任何处理。舒兰很高兴,连连说着谢谢。

  「不过我们的约会还得继续呀,我要好好地摸一摸你。这样吧,酒店的人大都认识我,我到宾馆开房不是很方便,你到华天酒店开个房,再电话通知我。」我在电话里说。

  舒兰沉默了一会,有些担心地说到:「周书记,我怕被熟人看到影响不好,要不你来我家吧。」

  去她家当然好,在舒兰的床上操她,肯定比在宾馆的床上操她,更加刺激。

  「那我晚点再去,现在人多。」

  「好,我等你,我把我的住址发你手机。」

  不一会,舒兰发来短信,把她的住址告诉了我。

  舒兰住在一个小区的20层楼,这种电梯房有个好处,单元楼的住户很少,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进到舒兰的家里。等到9点的样子,我打的到了舒兰的住处,没有一个人看见我,这让我很是安心。

  舒兰打开门,让我进去后赶紧把门关上,她弯腰给我拿拖鞋的时候,我又从她的领口看见了她的乳房,心里想着马上就可以好好地享用她了,鸡巴就有点兴奋起来。

  舒兰的房子比较宽敞,装修得也很不错。舒兰把我引到客厅宽大的沙发上坐着,就去给我泡茶。

  舒兰看上去显然是洗过澡了,头发还没干透,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印花的连衣短裙,显得十分的清爽,这连衣裙隐隐的还有些透,从背后看去,能看见她穿着一件黑色的乳罩和黑色的内裤。她的屁股也很大,微微的有些翘起,我在财政局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了,很性感,我都意淫了她好多回。她脚上没穿丝袜,修长而白润的大腿可以用凝脂来形容。

  舒兰给我泡好茶,放到我面前笨重的茶几上。她弯腰的时候,我又看见了她的大奶。

  「别动。」我叫道。

  舒兰惊了一跳,抬头看我,见我通过她的领口往里看,她也不由弯着头去看了一下。知道我在看她的奶后,她配合地保持着弯腰的姿势,任由我充满色情的目光,肆意抚摸她的乳房。

  她戴着乳房,看不完全,乳头也没看到,于是我对她说:

  「小舒啊,你能不能把乳罩和内裤脱了,就穿外面的这个裙子?」

  舒兰站起来磨蹭了一下说:「那你等一下。」

  舒兰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脱,她跑到卧室去脱了。

  趁舒兰到卧室脱衣的这点时间,我也迅速地把自己脱光了,我想看到舒兰看见我裸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。我靠着沙发,两腿搭在茶几上,我看见自己的阴茎软软地搭在阴囊上。我的阴毛太多了,小腹上都是,我都觉得挺吓人的。

  果然,舒兰出来时,看到我一丝不挂,吓了一跳,「你怎么……」她站在那里,惊讶地张着嘴。

  我向她招招手,「来来来,别大惊小怪的,我看了你的,给你看看我的,才公平合理嘛。」

  舒兰慢慢地走到我跟前。

  「脱掉了?」

  舒兰害羞地点了一下头。

  「来,像刚才那样,弯着腰。」

  舒兰弯着腰,手撑在茶几上,她这时低着头,不敢看赤裸的我。她的头发披散下来,遮住了我的视线。

  「把头抬起来点,这样我看不到。」

  舒兰便抬起头,一眼看到我耷拉在阴囊上的阴茎,连忙偏过头去,看着其他的地方。

  这时我看清了舒兰的乳房,她的乳房确实很大,由于垂着,呈三角形,三角形的低端,有两颗草莓般大小的奶头。摸上去肯定很舒服吧?

  穿过他的衣领,我的手就接住了她垂挂的奶子,很软和,非常的有料。在轻轻地扫了几趟之后,我用力地握住了她的乳房。

  「奶真大呀!」我忍不住赞美起来。舒兰的脸羞得红红的。

  摸够了之后,我把舒兰拉倒宽敞的地方,叫她蹲下来,我发现舒兰很不好意思,很被动的样子。但我却顾不了这些,爬到地板上去看她的阴户。她的内裤已经脱掉了,一眼便看到了黑色的阴毛和肥厚的阴唇,她的阴毛不是很多,大约两指宽,像是贴在耻骨上的。阴唇分成两股,很丰满,细缝里几乎看不到小阴唇,难道是馒头屄?

  我忍不住又伸出手去摸屄,舒兰颤抖了一下,但没有像下午那样拒绝。我的手先是扫过有些粗糙的阴毛,然后就贴住她两股厚实的阴唇。她的阴唇没有乳房那么柔软,但非常有弹性,操她的时候,耻骨撞上去,应该非常地有感觉吧?

  我的手指滑入阴缝,往前滑时找到了她的阴蒂,轻轻地按了一下,就感觉舒兰一身都颤抖起来。她咬着牙,呻吟的声音从鼻子里发出,看来她是强忍着。

  摸了一会,舒兰的阴缝里流出了淫水,阴缝变得湿滑起来,手指像陷入很黏的湿泥里。

  「你也摸我吧。」我说。

  舒兰看了看我硬得不行的鸡巴,摇着头。我便拿起舒兰的手,去握住我的鸡巴。后来我放手去摸她的阴缝,舒兰的手仍然握住我的鸡巴没有放开。

  「硬吗?」我问舒兰。舒兰却不敢看我和我的鸡巴,扭头看着别处,但是她却点了点头。

  我进一步调戏她说:「待会我把它放进你这里,行吗?」我的手用力地按了按她的阴缝。舒兰仍看着别处,摇摇头。

  我心里暗暗笑道:「都这样了,你还能不让它进去吗?哈哈。」其实我知道舒兰已经做好了让我操的思想准备,哪有孤男寡女在一起,男人摸一摸女人就善罢甘休的?

  我一只手从舒兰的两腿间捧住舒兰的屁股,一只手搂住舒兰的背,把她抱了起来,放到了哪张笨重的茶几上。茶几上嵌有一块厚厚的有机玻璃,所以把舒兰放到茶几上时,舒兰感到了玻璃的冰凉,不由地吸了一口气。我没有管她,放下她后就把她的大腿打开,仔细地查看她的阴部。我没想到她的阴部居然也是如此美丽,阴毛也非常好看。阴毛生长到阴蒂的上方就停止了,大阴唇上只有几根稀稀拉拉的阴毛,这样肥美的大阴唇就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中。大阴唇鼓鼓的,拨开大阴唇,才看见两片薄薄的小阴唇,闭合在大阴唇之间。令人惊讶的是,她的阴缝非常短,跟少女的阴缝似的,拨开小阴唇,我看见她的整个屄口也非常小,完全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。我把她的裙子翻上去一点,果然看见腹部有一道很宽的疤痕,那是剖腹产的疤痕!

  「你是剖腹产的吗?」

  「嗯。」

  我心里不由大喜,由于阴道没有生过孩子,那阴道一定很紧,跟少女没什么两样!没想到潜规则舒兰,居然潜来了一个集少女的小屄、少妇的风韵于一身的这样一个人间极品,我大喜过望呀!

  舒兰的小阴唇粉红粉红的,阴唇的边沿颜色深一点,但还没有发黑。我太喜欢舒兰的小屄了,好想去咬一口。

  我把嘴贴到舒兰的屄上,一顿乱吸,舒兰猛地抖了一下,两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脑袋,都把我夹疼了。我重新打开舒兰的大腿,舌头不断地在她的阴唇、阴蒂和小阴唇里扫舔,舒兰用手捂着嘴,强忍着不发出呻吟,但是最后还是从鼻子里发出声来。

  舒兰的阴道里流出了很多的淫水,我也忍不住要一插为快。于是我跪在地上,高度也刚好,我把阴茎压在她的阴道口,蘸着她里面流出来的淫水。

  阴茎用力一压,龟头没入了舒兰的阴缝,我立刻感到舒兰的阴道把我的龟头紧紧地裹住,真的很紧。

  我问舒兰:「我可以进去吗?」

  舒兰用手遮住眼,摇摇头,嘴却咪咪笑着。

  我又进去一点:「我可以进去吗?」

  舒兰仍用手遮住眼,摇摇头,嘴咪咪笑着。

  我又进去一点……

  我的鸡巴全部插进了舒兰的阴道,「我已全部进去了,你为什么不阻止我?」

  舒兰遮住眼,仍然摇头,但是嘴裂开笑了。

  我心里笑道:口是心非,明明想要我插进去,却还摇头。

  我开始了抽查,舒兰的阴道像个小嘴巴紧紧地吸住我,真是爽得不得了。我一边插,心里一边说道:舒兰,我心中的女神啊,我终于日到你了!

  我捧着舒兰雪白的大屁股,在她的阴道里不停地抽查,舒兰始终强忍着呻吟,因此呻吟声都是从鼻子里迸出。

  插了一会,舒兰说:「书记,我们到床上去弄吧。」

  我知道躺在茶几上会很不舒服,而我跪在坚硬的地板上也不舒服,我叫舒兰用手搂住我的脖子,然后捧着舒兰的屁股,一用力起身,把舒兰抱了起来。而我的阴茎仍然插在舒兰的屄里。

  我抱着她向卧室走去,一边走,一边插着舒兰,舒兰的下巴紧紧压住我的肩膀,她不敢看着我得意的样子。

  我把舒兰放到床上,又把她的裙子脱去,这样舒兰就浑身赤裸地展现在我的眼前。舒兰的皮肤真是太细嫩了,就像蒙着一层膜,都能看见皮下青色的静脉血管,尤其是大奶子上的静脉,跟显出奶子的细嫩。即使是躺在床上,舒兰的大奶子仍然紧绷,微微地有点往两边下坠。我趴在舒兰的身上,一口就含住她的乳房,那软绵绵的乳脂和坚挺的乳头,我真想咬下来含在嘴里。

  鸡巴乱顶了几下之后找到了入口,然后全部挺进阴道……

  我举起她的双腿,盯着我们交媾的地方,她的阴唇因为我的撞击而有些发红,粉红色的小阴唇包裹着我粗大的阴茎,随着我的进出而不断地翻涌。

  舒兰的下面太湿了,满耳都是吧唧吧唧的声音。舒兰开始还忍着不发出声,但最后也忍不住呻吟起来,她的呻吟有点像哭的声音,但是在我听来,简直是仙乐频传,美妙无比。

  我狠狠地顶了两下,有点累了,就停止了抽查,然后爬在舒兰的身上休息。舒兰也停止了呻吟,跟我一起揣着粗气。她的两手搂住我的身子,我去吻她,她居然开口了,用舌头回应着我的舌头。

  也就休息了一分钟,我又耸起屁股开始抽查,舒兰有些惊诧,问我:「你还没射呀?」

  我把她额前凌乱的头发拂了拂,告诉她说:「刚刚是中场休息,下半场才刚刚开始。你觉得舒服吗?」

  她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,摇了摇头。

  「不舒服吗?」我一边耸动着屁股,一边问。

  她摇着头,却羞涩地说,不告诉你。

  然后她又说:「你想射就射吧。」

  我说:「还没把你搞舒服,我怎么能射呀?」

  舒兰主动地吻了我一下:「我已经很舒服了。」

  我却不依不饶地说:「你刚刚还说没舒服。」

  舒兰收缩阴道狠狠地夹了我一下说:「我想淑女一点不行啊?」

  「你还没高潮,下班场要搞出你高潮来。来,换个姿势,我从后面进去。」我拍了拍她的屁股。

  舒兰配合地翻转身来,两腿岔开跪在床上,我抱着她的屁股,来回抽送。舒兰的屁股又白又大,但她的腰身却并不显肥,所以那屁股的弧线就像个鸭梨,煞是美丽。

  舒兰那像哭声的呻吟又响了起来,随着我的速度的加快,她那哭喊的频率也更快。我一边搞她,一边接住她那前后摇荡的大奶子,这种感觉非常的美妙。

  房间里除了响起吧唧吧唧的声音,还响起啪啪的声音,我抽离的时候,看见舒兰雪白的屁股都一片红晕。

  「喔……书记,你快射吧,你搞死我了……」舒兰哀求我道。

  我知道舒兰要到高潮了,发起了最后的冲锋。我的速度更快,力度更大,舒兰的上身已经全部爬在了床上,两腿还坚强支撑着。忽然我感觉舒兰的整个身子都僵硬了,她的阴道里有一股暖流淋浇在我的阴茎上,同时阴道里也不停的痉挛。这一刻,阴道的夹击力更强,我吼了一声,用力地把阴茎送入到舒兰的阴道深处,精液喷薄而出。

  射精的时候,尽管我停止了抽送,但舒兰的身子还是抖动了五、六下才停息下来。然后,她两腿一软,爬在了床上。

  我趴在舒兰的身上,阴茎仍然留在舒兰的身体里。

  「射了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累吧?」

  「有点。」

  「那爬在我身上休息一下。」

  鸡巴虽然完全软了,但还是能够停留在舒兰的身体里面,也堵住了精液外流。

  休息了几分钟,我觉得应该打扫一下战场,然后抱着舒兰休息一会,准备再战。于是我将阴茎抽了出来,同时用手捂住舒兰的阴部,让精液流在我的手上。

  等到舒兰也下了床,我才把手离开她的阴部,我把手上的精液给舒兰看,舒兰害羞地挡开,然后跑进卫生间。

  我也跟到卫生间去。舒兰家的厕所不是马桶,而是蹲位的那种。她正蹲在那里撒尿。我低下头去看她撒尿的地方,舒兰急忙用手遮住。

  「不准看。」

  然而舒兰用手遮住的时候,却有一股不规则的尿液,射到了她的手上。舒兰急忙扯纸擦手,也顾不得遮住小屄了。

  「看什么呀,你又不是没看过。」

  「没看过你撒尿呢。」我说道。

  舒兰撒完尿后,就去洗澡。然后我就拿着鸡巴在那里尿尿。舒兰则一边洗,一边看我尿尿。

  「看什么呀,你又不是没看过。」我用舒兰的话回敬她说。

  「我还真的没仔细看过。」舒兰说。

  我于是走到舒兰跟前,说:「那给你仔细看看。」

  舒兰也没看我的鸡巴,而是把水喷在我的身上,然后拿起一块香皂涂在我的鸡巴上。

  舒兰用手不停的抚摸我的阴毛和鸡巴,起了不少的泡沫,最后舒兰握住我的阴茎,撸了几下,这时已看不到她有任何的抗拒或者害羞。

  「你毛好多。」舒兰说。

  我说:「毛多的男人性欲强。」

  「尽糟蹋女人。」舒兰说着用力地扯了扯我的鸡巴。

  我搂紧舒兰,说道:「不是糟蹋,是爱。」

  她用水把我鸡巴上的泡沫冲洗干净,然后就把水往自己身上淋。我从后面抱住舒兰,她很温柔的靠在我的身上,任我在她的身上乱摸。

  我也用香皂涂了涂她的奶子和阴唇,然后就一边摸着她的奶子一边扣着她的小屄。她的奶子饱满而又滑溜,阴道里和稀泥一样还是有淫水或者精液流出。我真的好喜欢摸她们。

  「你的奶子好大。」我在她耳边说。

  「嗯,奶子大不好。」

  「怎么不好,大奶子性感又好看,很多人花几万去隆胸,那还是假奶子。」我抚摸着她的大奶。

  「我不喜欢我奶子这么大,一是衣服难买,大点就不合身,合身的胸部就太紧;二是你们这些臭男人老爱盯着人家的大奶,搞得我很难堪;三是在公交车上,老是有人用手蹭我的乳房,我都烦死了。」

  「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啦,你要是乳房小,说不定想去隆胸,把乳房搞大呢。我就喜欢你的大奶子,摸起来真舒服。」

  「别摸了,还没摸够啊?」

  「摸不够的,我想摸一辈子。」

  「你洗完了,快走了。」舒兰推着我,把我推到门外,然后扔给我一条毛巾。

  我边擦边回到卧室,把毛巾扔在矮柜上。我看见床单上有一摊我们做爱的爱液,拿纸擦了擦,然后赤裸躺在床上。这一躺就看见了挂在墙上的舒兰和他老公的结婚照,我有些歉意地对他老公说:「老弟,对不起了,我借你老婆用了一下,等下还得再搞一次。希望你不要生气才好啊!」

  舒兰也裸体地进来了。她腹下的那一条阴毛吸引住我的目光。

  舒兰也看见了床单上的水渍,便扯着床单叫我下来,要换床单,我说:「别换了,我还想再搞一次,不然还得换。」

  舒兰便抬腿上床,跪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。

  我伸出手:「来,我抱一下。」

  舒兰挪了挪身子,躺倒我的身边,头枕着我的胸膛。

  我搂着她柔软的身子,问她:「我搞得你舒服吗?」

  她的头蹭在我的胸上点了两下。

  我搬起她的一条玉腿放到我的身上,舒兰用玉腿轻轻地摩擦我的阴茎。

  「你老公的事不用担心,他明天就能回来了。」

  舒兰抬眼看着我,说:「这事多亏了你帮忙,谢谢你。」说罢,她亲了亲我的胸脯。

  我玩弄着舒兰的奶子,意有所指地说道:「不要谢啦,你已经谢过我了,对不对。」

  舒朗在我的手上狠狠地拧了一下,说:「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给你搞性贿赂呀?不是这样的,其实,我很早就喜欢你,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。」

  「哦?」

  「你在财政局的时候,我很崇拜你的,你长得帅,又有亲和力,还很有水平,算个很优秀的男人。我还有一次梦见你……」

  「梦见我们做爱吗?」

  「嗯。所以这次,我老公的事这么一闹,我也想给你,天平就倒向一边了。要是别人,我才不会。」

  「既然你那时候就喜欢我了,我在财政局的时候如果要搞你,你会不会给我?」

  舒兰摇摇头:「也许不会,其实有些事情,需要充足的条件才会发生,那时候条件也许并不充分,我想我不会给你的。」

  我更紧地搂住了舒兰:「你说得对,我很赞同。」

  舒兰又道:「我真的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,迄今为止,跟我做过爱的男人,你是第二个。」

  「老公是你的初恋?」

  「不是,但是初恋过后我还是处女之身,你信吗?」

  「那你跟你的初恋发展到什么程度?」

  「亲嘴,抚摸,我帮他打手枪,就是没跟他做爱。」

  「他那方面不行?」

  「也不是的,是我不准。有一次他开了房,哄我说,只是想亲亲我,摸摸我,我就去了,我们在房间里亲吻抚摸,他舔我的下面,后来想强行进去,我就反抗,后来不小心踢到了他的蛋蛋……他可能感到要搞到我太难了,就去追别的女生去了。」

  「你是不是有些伤心?」

  「是伤心了几天,但我也不怪他,我的第一次是要给确信我要嫁给他的人,在大学里,谈谈爱还可以,但我不能确信我会嫁给他,大家都不知道毕业后,会在哪里工作。」

  我亲了亲她的头发,她的头发里有点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。

  「你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,幸亏你还喜欢我,不然我要搞到你,也很难。」

  「那是的。」舒兰有点自豪的样子。

  我又问道:「既然你决定要给我,为什么开始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?」

  舒兰抬起头,有些羞涩地说:「我从没跟老公以外的男人做过爱,我还是觉得很羞耻。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可以跟老公之外的男人做爱。」

  我嘿嘿笑了起来:「那你现在还感到羞耻吗?」

  「好像没有了,真怪呢。」

  「那你喜欢跟我这个老公之外的男人做爱吗?」

  「不喜欢。」舒兰爬起来看着我,确认我是不是生气了,然后她主动跟我亲嘴,主动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寻找我的舌头。我们亲吻了一会,她说道:「但是我现在有点喜欢跟你做爱了。」

  说着,她伸出手去捉拿我的鸡巴。

  看着她去摸我的鸡巴,我的注意力也转移到我的鸡巴上去了。

  「你不想看看跟你做过爱的第二根鸡巴吗?」

  「哦,对呀,我得好好看看,以后看不到的时候,我要能想起她是什么样的。」

  舒兰说着,就爬到我的下身处,用手扶住我的阴茎,四面仔细地看着。然而在她那柔软的手里,我的阴茎开始有反应了,舒兰咯咯笑道:「我要看他怎么从小变大。」

  我引诱她说:「你用嘴吃吃它,它就变大了。」

  舒兰撇撇嘴说:「我才不吃它,又撒尿又搞女人,脏死了。」

  「你没给老公吃过?」

  「结婚后吃过几回,我不喜欢吃,后来老公也不勉强我。」

  这么看来,我也不应去勉强她。

  舒兰开始给我套弄,看着她的奶子一晃一晃的,鸡巴越来越硬起来。

  「哈,又大了,好硬。」舒兰一边套弄,一边看着我说:「书记,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呀?」

  「大吗?」我知道我的鸡巴属于大号的,但我故意问道。

  舒兰说:「比我老公的鸡巴可大多了,你的鸡巴两只手握住,还露出龟头来,我老公硬的时候一只手握住,就剩下龟头了。」

  「这样啊,那你老公的就太小了。」

  「是呀,我老公硬起的时候,也只有你软的时候这么大。」舒兰用手轻抚着我的龟头,又说道:「我前男友的也和我老公差不多大,我以为那就是正常的尺寸了呢。」

  我安慰舒兰说:「我们亚洲人的鸡巴在10公分至20公分之间,我的还在正常范围内,西欧的男人鸡巴更大,最大的是非洲黑人,鸡巴有你的小手臂那么粗,那么长。」

  「那太吓人了,我们亚洲的女人肯定受不了。」舒兰开始审视我已经硬起的鸡巴,又问道:「是不是鸡巴大些搞起来才舒服呀?」

  我哑然失笑。

  「我搞你舒服一些还是你老公搞你舒服一些?」

  舒兰闭着嘴笑了一下,用手指了指我。

  舒兰这个动作太可爱了,我一把把舒兰搂在怀里,她整个身子扑在我的身上。

  「你老公搞你不舒服吗?」

  「也舒服,但是没有跟你搞这么舒服。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。」

  「你老公能搞多久?」

  「大约5分钟的样子。」

  「女人至少要搞10分钟以上才会达到高潮,你和你老公好像没有达到过高潮。」

  「好像是吧,我和你搞的时候,有一种爽透的感觉,觉得自己要飞起来了,并且……我里面好像也会射。」

  「对,这就是高潮,女人做爱的最高境界。舒兰——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今天我代你老公把欠你的高潮,还给你好不好?」

  舒兰看着我的眼睛说:「想搞我吗?」

  我说:「想!」

  舒兰说:「搞我。」说着就要翻身下马,我一把搂住她说:「我想看你主动一回,你在上面搞我。」

  舒兰便撑起身子,伸手去拿我的阴茎,在她的阴道口刷了两下,然后放入她的洞里,慢慢地坐了下去。

  当她全部坐下时,她就瘫倒了我的身上。「你的太大了,我没劲了。你搞我好不好?」

  「不行,你起码要给我搞两分钟。」

  舒兰没法,用手撑在我的胸脯上,用小屄吞吐起我的阴茎来,不一会她就气喘吁吁了。

  我喜欢看她坐起时,大奶子一上一下的晃动,但这时我有些不忍心让她受累了,我跟她说:「亲爱的,累了就让我来搞你吧。」

  舒兰可怜巴巴地说道:「我好累。」就趴到我的身上说道:「我喜欢你搞我。」

  我们抱着翻了个身。我想起身好好地干舒兰,舒兰却抱着不让我起身。她亲了我一下说:

  「好老公,谢谢你!」

  「什么?」我有点惊喜,她居然喊我老公。

  「书记,我和你做爱的时候,我把你当老公好不好?」

  「好啊!」我喜笑颜开。

  「老公,好老公!」舒兰又亲了亲我,然后放开我说:「老公,搞我吧。」

  老婆下令,我这个老公当然乐于执行,我把舒兰的两条雪白的玉腿扛在肩上,卖劲地搞了起来。舒兰那跟哭似的呻吟毫无顾忌地从嘴里喊出。

  「大鸡巴老公,搞得我好舒服。」

  「以后还给我搞吗?」

  「给你搞,我喜欢被你搞!喔……」

  由于之前射过一次,所以第二次搞得更加持久,之间也换了好几个姿势,最后我也搞累了,就躺在舒兰的背后,按着她的屁股搞到射精。舒兰知道我射了,回过头来跟我接吻,以示奖励。

  「高潮了没?」

  「高潮了。你太厉害了,我只怕以后跟老公做爱都没兴趣了。」舒兰说道。

  「那就喊我来搞。」

  「但是我好怕,怕别人发现,我们都完了。」

  舒兰的这个当心也是我最担心的,如果被发现,我的仕途就完了。

  「所以我们要特别小心,除非非常安全,否则不要轻举妄动。」

  「嗯。我听你的,你有经验。」

  「我有什么经验?」我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「当领导的都爱搞女人,你也搞过不少吧?」

  「没,就只搞了你。」

  舒兰笑了:「你知道你说的好没底气呢,我也不管你搞过多少女人,我就听你的。」

  鸡巴完全软了,从舒兰的屄里滑了出来,舒兰立即从床头柜上扯了一把纸巾出来,塞住阴道,然后立起身来,让精液流在纸上。待精液流尽,才把纸巾揉成一团,仍在垃圾桶里,又用纸擦干净小屄,才帮我擦拭阴茎。她擦得很仔细,擦完后,又和我躺在一起,搂着我的脖子,一条玉腿搭在我的身上。

  我拥了拥她,对她说:「我好想在这里睡一夜啊,就这样抱着你睡。」

  舒兰抚摸着我的乳头,说:「那就别回去了,晚上跟我睡这里。」

  「想跟我睡吗?」

  「嗯,我想跟你睡。」

  我叹了口气说,不行啊,我老婆知道我在本地,不回去睡觉会惹出麻烦。

  我看时间不早了,就去洗了个澡,回到客厅把衣服穿好,然后去卧室跟舒兰道别。

  舒兰知道我要走了,就要起来穿衣服,我说别穿了,待会你还得脱了洗澡。舒兰就光着身子,送我到门口。要开门时,舒兰抱住我,跟我猛烈的接吻。我爱不释手地玩弄着她的乳房。

  「老公,再见。」

  「老婆,早点休息。」

  我又伸出手去摸她的小屄,摸得舒兰呼吸急促起来。

  她拉开我的手,说道:「坏老公,你再摸,我就不让你走了。」

  我哈哈笑了笑,拉开门,走了出去。光着身子的舒兰马上把门关上了。

  第二天公务繁忙,上午去一家企业视察,下午在办公室批改文件。这时手机响了,是舒兰给我来的电话。

  「周书记啊,我老公上午放回来了。谢谢你啊。」

  我说:「放回来就好,你不要说谢的。」

  舒兰说:「我老公想请你吃饭,要谢谢你的帮忙。」

  「吃饭就免了,你也知道,我不方便去别人家吃饭的。」

  「你……不想看看我吗?」舒兰这句话说得很温柔,有点引诱我的味道。我当时想了一下,莫非他老公不在家?又想到,不对呀,他老公要感谢我,怎么会不在家呢?

  「以后再去看你。」

  舒兰放低了声音说:「老公,你就不想老婆给你做一顿饭,尝尝老婆的厨艺吗?你老婆可是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的哦。」

  舒兰说这样的话,倒把我吓到了。「你老公在家,你还敢这样说话,不想活了!」

  「嘻嘻,老公买菜去了,我只想给你做顿饭嘛,来吧,我想看到你。」

  我潜意识里觉得这样子去有些危险,但是舒兰的一番美意,让我无法拒绝。于是我决定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