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【】(十)大结局

作品:潜来的艳福|作者:雨夜带刀不带伞|分类:辣文肉文|更新:2019-09-19 11:34:04|下载:潜来的艳福TXT下载
  看…精~彩`小$說~盡`在'www点01bz点net苐'壹~版$主`小'說

  【潜来的艳福】(十)

  作者:吴花残照2016/6/21字数:7285

  打开蓬头,把水温调好,我便站在了一片温热的雨下。<欢迎观看第二书包网小说:shubao2s.org> <记住回家的路:www.shubao2s.org>想起刚才舒兰赤身裸体地跟我嬉戏调情,而他老公在一边呆呆地看着,仿佛空气一般,真心觉得能做这个家里女主人的老公,真是艳福无限啊。我都有些嫉妒小魏了,怎么就找了个这么好的老婆,可以天天睡在身边。但现在,舒兰是属于我的,舒兰的美丽、性感、嘴唇、乳房以及令男人销魂的阴道,都是属于我的。这样想着,阴茎又微微地抬了起来,像个水壶的壶嘴。

  这时舒兰光着屁股推门进来,她的眼光自然首先落在男人最显眼的地方,她抿着嘴笑了一下。而我的目光也落在她裸体上最醒目的地方,两只圆浑坚挺的奶子自然是美不胜收,但更显眼的还是她腹下的并不茂盛的阴毛。那黑黑的阴毛就贴在耻骨部位的雪白肌肤上,遮掩着阴阜下神秘的器官,引人产生丰富的联想。我是盯着舒兰雪白两腿上的那一抹黑影,看着那团黑色从门口飘来我的面前。

  舒兰拿了块淡绿的新毛巾给我。我在接过毛巾的瞬间,猛地把舒兰揽在了怀里。舒兰「啊」地笑了一声,两只赤裸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了一起,一个男人的身体,一个女性的雪肌。

  我们急切地吻在一起,就像饥饿的小鸟从母鸟的嘴里夺食。吻了一阵,我对舒兰真心地说:「能在你的家里做你的老公,真是太幸福了。」舒兰也深情款款地说:「我也是,做你的老婆都像是做梦。来,让老婆伺候你一回。」

  舒兰给我抹上香皂,全身洗净,摸着我的阴茎说道:「好硬。」我搂着她,摸着她光滑的屁股,调戏道:「知道它为什么这么硬吗?」

  「它想搞我了,所以硬了,对吧?」

  「没错,它想嵌入到你的身体里,把我们连成一体。」

  舒兰在我面前蹲着下来,逗着我的小弟说:「小宝贝,想搞阿姨了对不对?」

  我不禁笑了起来:「你别把辈分搞错啦,它只是我的小弟弟。」

  舒兰笑了笑,又逗着说:「小弟弟,想搞嫂子了对不对?」

  呃,怎么说都像是要乱伦呀。不管它了,我鸡巴使劲,它像个活物似的点了两下。

  「哈,它还知道点头耶,小弟弟,嫂子爱死你了。」舒兰说着,在我的龟头上亲了两下。

  我的鸡巴便有些忍不住了,想钻进她的嘴里,我抚着她的头,往我鸡巴上靠,她知道了我的想法,便把蹲姿变成跪姿,然后头一甩,把额前的头发甩到后脑,她的舌头在龟头上转了几圈后,张嘴把我的阴茎含入口中。

  含入后,舒兰的手离开了我的阴茎,而放到我的大腿两旁,就如捧着我的下体。她的头前后地伸缩着,脸颊因为裹住阴茎而往里凹去。在舒兰的嘴里,那种温暖湿滑紧锁的接触,令我的阴茎享受到比阴道更有感觉的刺激。我不由轻轻地「啊」了一声,舒兰仰头抬眼望着我的表情,因为我爽的样子而更加卖劲,她更深地含住我的鸡巴,我的龟头甚至都感觉进入了她的狭窄的喉管,这种舒服的感觉,只有爽歪歪这个词可以准确形容。我臀部前挺,爱抚着舒兰的脑勺,眼里更是充满爱怜。「哦……老婆好会舔鸡巴……添得老公好爽……」我不禁吟出声来。舒兰吐出鸡巴,得意地笑了笑,然后嘴巴移到阴茎的根部,将我的一个睾丸含在嘴里,这确实含得重了点,我喊了起来:「轻点啊,老婆。」舒兰于是把含改为舔。

  这时我突然发现,小魏正站在门口看着舒兰给我舔着鸡巴,他握着自己的鸡巴在撸。我感觉有点怪,但也好有趣,不知他看着老婆给别的男人舔鸡巴,心情会是怎样,反正我当着小魏的面占有他的老婆,心情是爽得不得了。

  我觉得可以给小魏更大一点的刺激。我问舒兰:「老公的鸡巴好吃吧?」

  舒兰吃吃笑道:「割下来炒了吃,可能会比较好吃。」

  「那割下来,我的舒兰就没有鸡巴用了。」

  舒兰撸着我的阴茎,「那有什么,我再找根大鸡巴来操我,嘻嘻。」

  「不准再找大鸡巴,只准我这根鸡巴可以插你。」

  「好吧好吧,我只给你这根大鸡巴插可以了吧。」

  「我日!」正在门口撸着鸡巴的小魏,这时听到舒兰这话,忍不住吟出了声。舒兰这才知道他老公正在门口看着。她害羞地看了看小魏,又看看我,我用嘴做了一个含住的表示,舒兰便把我的鸡巴又含入口中。一边吞吐著,还一边打量老公,是不是生气。

  小魏并没生气,反而对舒兰这时候还顾忌着他感到满意,他冲舒兰点了点头,以示鼓励。

  这时该来点对小魏更刺激的吧。我把舒兰拉起来,「来,给老公搞一下。」我让她手扶着靠墙横着的一根水管,她便配合地撅起雪白屁股等我插入。

  我摸了摸舒兰的阴户,已是淫水涟涟,我知道她含我的鸡巴也是会有感觉的。我拿着阴茎抵住她的肥屄上面,把龟头隐入了她的洞口。

  舒兰猛吸一口气,发出「嗷」的声音。

  对于男人的插入,女人有一种特别的叫声,听见女人这样叫了,男人不用看到,就知道女人被插入了。我看见门口的小魏这时浑身抖了一下,好像要射了似的。我特别观察了一下他的反应,看他对我插入他老婆是不是有些生气。我发现他不仅没有生气,而且感到很爽的样子。

  我的阴茎整个没入了舒兰的阴道,她的阴道就像个阔别已久的情妇热烈而饥渴地拥抱着我,给我以快感的回报。我臀部划着圈儿研磨着她的子宫,阴毛在她细嫩的屁股上摩挲,眼睛在细细地欣赏她鸭梨形状的嫩白屁股。

  「老婆,感觉如何?」

  「好胀,好麻呀,老公操我呀。」舒兰催促道。

  我得意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,然后前后抽插起来,感觉像轴承里注入了足够的机油,润滑而有些黏稠,阴茎抽插的过程中发出「啧啧」的响声。

  「老公搞得爽不爽?」我问舒兰,其实是讲给小魏听的,这对我跟他两人都是一种刺激,他因老婆被我搞而刺激,我因他老婆被我搞得爽而刺激。

  「爽……舒服呀,啊……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……」舒兰一边呻吟着,一边回答我的问话。这确实对小魏刺激不少,只见他脱掉了裤子,就挺着勃起的阴茎来到他老婆跟前。

  「快,给我含着。」小魏急切地对老婆说。

  舒兰想都没想,就拿住小魏的鸡巴,而在要含进去的时候,她扭头看了看我,征求着我的意见。

  我摇了摇头。

  舒兰对老公说:「我老婆不让我含。」

  小魏不高兴了,「我也是你老公,给我含着。」

  舒兰又看着我,其实挺为难的。我把这个球接了过来,对小魏说:「小魏呀,我做爱的时候,只希望女人一心对我,我不习惯跟其它男人共享我的女人。」

  舒兰于是抱歉地对小魏说:「老公,等书记走了,我再给你含。」

  小魏脸上有些挂不住,甚感无趣,便提起裤子走了,也不看我搞他老婆了。

  「你老公生气了。」我对舒兰说。

  「没事,我会跟他说的。」舒兰的语气有点不在乎,她或许自信能搞定她的老公。

  但此时我们都没有兴趣在浴室里搞了,我提议到床上去。舒兰洗了一下,就先出去了,我也洗了洗鸡巴,拿了自己的衣服出去。

  小魏坐在沙发上,看了我一眼。我没跟他打招呼,直接去了他和舒兰的卧室。

  舒兰躺在床上等着我,她的身子跟床单一样的白。我爬到舒兰的身上,舒兰的脸还有些潮红,她的眼睛饱含爱意地看着我,乌黑的长发撒落在枕头上,有着清香的洗发水味道。我拢了拢她的头发,看了舒兰美丽的面容好一会,才将嘴吻在她的唇上。

  吻了一会,我的嘴唇沿着脸颊、耳朵、颈脖、胸脯的路线,一点点地吻到她的乳房。她的乳头已经坚挺,匍匐在胸上微微有些下坠的肉团在深深的呼吸中一起一伏。当两只乳房都被吻到,我的吻点再次下移,经过肚脐,来到萋萋草地,然后舔到了有些骚味的地方。

  这是令无数男人魂牵梦绕的地方,我相信任何见到舒兰的男人,都会想一亲芳泽的。我当局长的时候,就无数次意淫过她。而现在能够亲近她,拥有她,我确信我的前世是拯救过世界的英雄,所以上天将这个美丽的尤物今生回馈与我。她的大阴唇稀稀拉拉地横卧着一些卷曲的阴毛,大阴唇的颜色比大腿要深,阴唇间似露非露的小阴唇颜色更是一些,然而翻来开看,小阴唇的内壁是鲜嫩的粉红,里面水光水亮。我一口将她含住,舌头上下舔动,嘴里慢慢盈满了腥臊的唾液。

  舒兰在我的舔逗中一身颤栗,不时发出「哦」的轻唤。忽然舒兰说了一句:「老公,你别看。」我听得奇怪,我都这样舔她了还不让我看吗?我看了看舒兰,舒兰却看着门口,原来小魏正站在那里,手里拿着鸡巴轻轻撸着。

  我又低下头去舔着舒兰,并且插入了两根手指,去勾触她的G点。对于性,我以前是很孤陋寡闻的,什么女人的G点,全是我上过的那些机关女人教我的。在我的双重刺激下,舒兰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,甚至比做爱还激烈。

  终于舒兰受不了了,她喊道:「不要……啊……老公,不要手……」

  「那要什么?」我故意逗她。

  「我要你鸡巴,大鸡巴……」

  「要我大鸡巴搞你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那你对我说,老公,我要你的大鸡巴搞我的屄。」

  舒兰两手捂眼摇着头:「不说。」

  我又剧烈地抠动起来,忽然舒兰身体一挺,一股清亮的淫水从屄里喷射出来,居然像小孩硬着鸡巴撒出的的尿。淫水把床单都撒湿了。小魏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,「还……还能这样?」

  我爬上床去,把躺着的舒兰扶起来坐着,然后我挺着阴茎去戳她的嘴唇。舒兰还是小心翼翼地看了小魏一眼,对我说道:「我咬掉他,我看你使坏!」

  舒兰把我的阴茎吃进嘴里,她当然不会去咬,而是模仿阴道,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一进一出。她给我口交了两分钟的样子,我抽出鸡巴,躺倒在床上,对舒兰说,你到上面来。

  舒兰扭捏了一下,似乎不愿意当着小魏的面使用这样主动的姿势,但在我把她拉到我身上后,舒兰也好像不愿拂了我的意愿,就抬腿跨过我的身体,拿起我的阴茎塞入到她的阴道,再慢慢地坐下,直到把阴茎全部吞噬。

  这个过程,小魏瞪大眼睛,亲眼见证。

  在小魏的跟前搞他老婆,我承认是相当的刺激,尤其是在小魏的面前让他老婆主动搞我,这种刺激就更为强烈。舒兰一上一下地颠簸起来,头发散乱地披挂在胸前。我舒服地躺着,阴茎接受着她阴道的夹击,两手接住她晃来晃去的大奶,时而让她的乳头扫过我手心,时而用力地抓捏她的肉团,简直是太享受了。

  我忽然心生一念,想让小魏看得更真切一些,我让舒兰调转方向,背向着我。舒兰害羞地慢慢磨转身子,不让阴茎脱离。调动到位后,我抱住舒兰的身子,让她躺在我的身上,然后前后推动她的身体,让她在我身上滑来滑去。这样我俩交媾的地方完全向着小魏打开,他可以清楚地看见我的鸡巴在舒兰的屄里进去的情景。

  然后我开始发力,在下面抖着身体,快速地将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穿梭,舒兰「啊啊啊」地叫个不停。我不知道舒兰到了高潮没有,反正感到她流了不少的淫水,我的阴囊上都有水在往下滴落。小魏这时更加兴奋,他紧紧盯住我和舒兰性器交媾的地方。

  可能是小魏亲眼看着我的阴茎在不停地操着他的老婆,我也更外地兴奋,快感也来得更早一些,我有了要射的感觉。

  「老婆,要我射在里面吗?」我搂着舒兰问道。舒兰也在迷失中响应着我:「射我里面……射给我……喔……」

  「射了!」我说了一声,精液就在里面爆发了。

  在我喷射的时候,我用力地把阴茎插入到底,不知是插痛了她,还是我喷射的时候她也爽到不行,她这时几乎发出的是一声惨叫,然后她痉挛着吸取我阴茎里的最后一滴精液。

  射精后,我并没有让阴茎在里面呆得太久,我想让小魏看到我的精液从他老婆屄里流出来的样子。我的阴茎刚刚离开舒兰的阴道,没想到小魏就跳上床来,把他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。小魏也是激动得不行了,他插得很急,推着舒兰的身体在我的上面不停的涌动,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小魏就叫了一声「射了,射了」,然后就抵住舒兰不动了。

  射完之后,小魏拔出阴茎,看了看舒兰流着精液的肥屄,扯了张纸巾擦着自己的鸡巴出去了。

  舒兰仍在我的身上喘息着,我感到舒兰屄里的精液,流到了我的阴囊上,忽然有些恶心的感觉,因为里面也有小魏的精液。

  我让舒兰下来,就去了卫生间清洗鸡巴上的液体。出来的时候,看见舒兰抱着床单进来,她对我羞涩地笑了一笑,然后把床单放到洗衣机里。

  我从卫生间出来,看见小魏坐在沙发上抽烟,电视里也在播着电视剧。我光着身子,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。奇怪的是,我光着身子,居然很自然。

  我叫小魏给了我一根烟,我以前抽过烟,跟妻子结婚后,因为要怀小孩,就把烟戒掉了。之所以现在想抽根烟,是因为这样的场面很怪异,我需要抽一根烟来缓解情绪。

  我想跟他解释一下,在我跟舒兰搞的时候,为什么不让他加入。我问他今天没让他加入,他是不是生气了?小魏说没有,「我知道你在这个时候,不希望有第三者加入。」我仍然充满抱歉地说,我还是非常感谢他,他把老婆都让给我了,我还这么不近人情,也许我在性生活上有些洁癖,希望他能多多理解。

  「没事没事,我能理解。」小魏倒是回答得很爽快。

  我又问他:「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,我搞你老婆,你心里真的不难受也不生气?」

  小魏有些发窘,想了想才说:「你可能难以理解对吧?我看见她跟你好,心甘情愿甚至还很喜欢跟你做爱,我当然有种心痛的感觉,但是这种心痛又夹杂着兴奋,这种感觉无法言表。我跟舒兰结婚这么多年,生活日趋平淡,就好像下饭吃的一道菜,不酸不甜不苦不辣,清淡寡味,吃起来没味,于是就想吃点能刺激口味的菜。而看见你和舒兰搞在一起,这道菜的酸甜苦辣就好像都出来了,我吃下去有种特别过瘾的感觉,就有点像……痛并快乐着的滋味。」

  听他这么说,我倒有些理解他了,他追求生活的刺激口味,似乎也不能说他错在哪里,但这种刺激却体现在让别人搞他的老婆上,口味是不是过于重了一些?

  我又问他:「你什么时候发现你有这样的爱好的,就是看见老婆跟别人……你会感到兴奋?」

  小魏挠了挠头,似乎不知从何说起,最后说道:「我不知大家有没有这种老婆被别的男人抚摸或者吃豆腐甚至奸淫时,会产生某些兴奋的潜意识,一般的男人遇见这种事时,都会站出来捍卫自己的老婆,因为不这样就显得自己不是个男人。我以前也是这样的,但是六年前有一件事,使我发生了一些动摇。那时我的孩子刚两岁,我的岳母住在我家里帮我带孩子。有一次舒兰感冒咳嗽,我和岳母送她去医院,医生是个男的,就让舒兰捞起衣服听诊,舒兰的乳房挺丰满的,尽管带着乳罩,但是小半个乳房还是露了出来,我看见医生在听诊的时候,手却有意无意地碰触舒兰的乳房,我当时觉得很吃亏,又不能去制止他。听诊完后,我那蠢岳母娘又说,说我老婆总觉得自己的乳房上有硬块,医生你也帮看看。医生就让舒兰把乳罩推到乳房上,舒兰的乳房不仅全部被看了,还被男医生仔细摸了两三分钟,我恨不得狠狠地揍医生一顿。回去后我就抱怨舒兰,舒兰说,她也没想到她母亲会突然提出让医生给她看乳房,她当时也很难堪,但是要是拒绝吧,又怕医生难堪,就给他看了。后来我跟舒兰做爱的时候,我就会想到医生摸舒兰乳房的情景,我想那个医生一定爽死了。可奇怪的是,这样想着,我也有些兴奋起来,我甚至还设想了另一个情节,就是我那蠢岳母娘又说,我女儿做爱的时候,会觉得阴道里有些疼,你也给看下。医生说,那我得插进去,你要是痛了,你就说,我好知道你那里出了问题。我那岳母娘就说,那你插仔细点啊,别插完了还没找到毛病。医生让舒兰躺到检查床上,脱了裤子就插入进去,一边插,还一边问,疼不疼,疼不疼?舒兰就一直应道,不疼,不疼。那医生一直插一直问,最后岳母怕他射在里面,就对医生说,你可别射里面呀,医生就说,不射里面那射在哪呀?是呀,那射在哪呢?医生听我那蠢岳母娘这般嘀咕,就对岳母娘说,要不我射你嘴里吧。岳母想了想,也只有这个招了,就对医生说,那你要射的时候,就拔出来呀。医生就作死地搞着舒兰,要射了,就拔出了鸡巴,把鸡巴插进岳母早就张开等着的嘴里,岳母把医生射出的精液全部吃了下去。」

  我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:「亏你想得出来。」

  小魏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干笑了一下,继续说道:「这样想着,我就特别兴奋,舒兰都表扬我那几天特别厉害。我那时也觉得很奇怪,怎么想着老婆被别人搞,我就这么兴奋呢?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。后来也没有在意这样的想法,直到我这次酒驾被抓,舒兰说是找你把我捞了出来,我当时又有些奇怪,你这么大的领导,怎么会帮一个小部下的忙呢,我当时就胡想,老婆是不是被你搞了。后来请你吃饭,老婆叫我去买酒,我就在路上想,你们会不会趁我买酒的机会,又在搞呢?这样想着,就有点兴奋的样子,又勾起了我六年前的感觉。后来舒兰跟你到酒店约会那次,她回来后,我确信她是被人搞了,结果我跟她做爱的时候,特别兴奋,我就在反思自己,我这样是不是有病呀,但是这种感觉又让我觉得特别过瘾。所以后来在三亚确定是她跟你有关系时,我没有反对你们来往,相反还希望你们继续来往。」

  「嗯,既然是这样,那就让我们共同来爱舒兰吧,她是一个值得我们来爱的女人。」

  舒兰这时洗了个澡出来,听见了我说的话,就过来一屁股坐到我的腿上,说:「你们两个臭男人在说我什么坏话呢?」

  我抱着舒兰,一边玩着她的奶子,一边把小魏刚刚臆想医生搞她的情节告诉了她,舒兰听了,嗔骂着小魏说:「臭老公,就想着老婆给别的男人搞!」

  我笑着问她:「如果真发生那样的情节,你会不会给医生插?」舒兰断然否决说:「肯定不会。」我又说:「要是我就是那个医生呢?」舒兰害羞地望了我一眼说:「以前不会吧,要是现在的话,我会让你插一下。」

  听舒兰这么说,我又突然硬了起来,我站起来就要去搞舒兰:「那就给医生插一下吧。」

  舒兰抗拒着,笑着,最后趴到小魏的肩上,对小魏说:「老公啊,医生想插我,给不给他呀?」

  小魏拍了拍舒兰搭在他肩上的手说,「那就让医生仔细地插插,看看哪里有病。」

  舒兰回头,一脸地妩媚:「那你鸡巴那么大,你插轻点。」

  我轻车熟路地插入了舒兰的身体,一边插着,一边问道:「疼吗?」

  「不疼。」

  「疼吗?」

  「不疼。」

  「爽吗?」

  「不爽……爽,老公,医生怎么插得我这么爽啊?」

  小魏笑道:「我看你是给这医生白插了,他哪里是给你查身体呀,就是想白白地奸淫你。」

  舒兰装出很傻的样子对我说:「那医生你射了之后随便给我说个病吧,总不能让你白插了呀。」

  舒兰说得我笑出了眼泪,我也不管什么医生不医生了,认真地操着舒兰。由于并不想忍着,结果五分钟不到就射了……

  从舒兰家里出来,已快到11点了。我打了个的士回家,想着今天发生的事,想着舒兰那里还有个也属于我的温馨的家,我真的很感谢上天,给了我今生如此绮丽的艳福,虽然是潜规则潜来的艳福。

  回到家时,妻子已经睡了,我忍不住在微信上给舒兰发了个信息:「今天很开心,谢谢你和小魏。」

  舒兰很快给我回了信息:「呜呜呜,老婆又被小魏搞了,申请批准。」

  我忍不住又开心地笑了起来……

  (完)